站群
扬州晚报数字报 扬州房产网      
资讯 | e 家 | 96496
博客 | 美图 | 老扬州
亲子 | 美容 | 情感
美食 | 旅游 | 家居
医疗 | 二手房
游戏 | 小说
e 购 | 卖场
打折 | 旺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风尚杂志
您当前的位置 :城市风尚 正文
早春里的盎然乐事


  文/陆小璐

  As it is said that “Spring is the best time in a year”, as one of the four temperate seasons, spring is the transition period between cold and hot. After the severe cold winter, the early spring comes with warmer temperature and vital force as a perfect delight to both our eyes and mood, and while early spring refers to the season, it broadly means the ideas of rebirth, renewal and regrowth, as well as a metaphor for a new start and hope of better times. In normally snowless areas, early spring usually begins as early as February heralded by the blooming of deciduous green plants and some flowers.

  In fact, as the temperature turns warmer and “lichun”, literally the “beginning of the Spring” comes, some flowers peep out and green trees sprout, early spring is then in the air. Nature awakes and bring people a period hailed with comfort and cheer, they can enjoy beautiful scenery around their cities, lost themselves in the happiness of the festivals in early spring, and relax themselves in the nature, etc. As the beginning of the first season in a new year, early spring commonly sneaks up on us with incipient tendency, nature and life thus both seem lively.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韩愈的这首《早春》,描绘并赞美了唐代京城长安早春的美景。
  朱自清的《春》景中,“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长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字里行间,绵长而清洌的韵味与芳香,让人不觉感动在早春的气息之中。

  早春,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无论所处的年代与空间,当空气中开始弥漫出泥土的芬芳、花草的气息,大自然就生动起来了;春意盎然,我们的生活也随之赏心悦目。春事有几许,我们的快乐就有几许:

乐趣横生的春娱
◎放风筝
  扬州有句俗语,叫“杨柳青,风筝鸣;杨柳黄,踢毽忙。”前半句是说杨柳吐翠,就到了放风筝的时节。放风筝,是一项集观赏、娱乐、竞技、健身为一体的传统游戏。每当春天来临,扬州的天空中总会有各式各样的风筝在飞翔。放风筝,也不仅是孩童,许多成人也乐意参与。
  一般来说,扬州的风筝有两大类,一类叫“板筝”,另一类叫“花筝”。板筝,又叫“板门”。这类筝的筝面方整,多为几何图形,大者可达丈余,小者只有几寸。板筝的特色不在于造型,而在于声响。板筝上都安装有哨口,哨口是发音装置,板筝上的哨口少则一两只,多则上百只。若是一架哨口齐备的板筝上了天,那清亮悦耳的七音从空中传来,犹如人间仙乐,足以令人陶醉。花筝,又叫“活鹞”。其特点是讲究编扎,以象形见长。扬州花筝的造型除了人物类、字形类、昆虫类、水族类等特色外,还能扎出一些大型的观赏性更强的风筝。这些花筝综合了美术、纸扎、裱糊、放飞等技艺,其难度是不仅要扎制得精巧漂亮,还要能扎得均称,保持平衡,在空中不“醉酒”、不“打招”,飞得起、放得稳。
  传统的扬州人,还擅长放飞“百脚风筝”。现代作家洪为法在四十年代的上海《申报》的发表过一组谈扬州的散文,题为《扬州续梦》,其中就说到扬州的“百脚风筝”,他写道:大百脚在过去以广储门外梅家庄制作的最为精良。庄上人在农忙之暇就制作百脚,有长至百节以上的。每至春来,在庄前树上,总是拴着两三条正是放在天空的大百脚。买的人可以实地选择,觉得哪一条稳健就指定哪一条论价。

  春天一到,放风筝就成了不少孩子的乐事,会缠着爷爷或者父母放风筝。保障湖旁的空地、城市里开阔的广场上,天上的风筝飞着、舞着,地上的大人和孩童们奔跑着,在茵茵的草地上,这是一首诗,也是一幅画。


◎野炊

  野炊,一种经典的户外饮食方式。最初的野炊开始于18世纪的欧洲,当时还是一种比较正式的皇家社交活动,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演变后,野炊才慢慢降低身份,成了平民运动,演变成如今的野外出行活动。

  冬去春来,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告别餐厅和饭馆的嘈杂,不用理会家中的锅碗瓢盆,在户外寻找僻静的所在,迎着阳光和微风,三五好友席地而坐,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或把酒言欢,或大快朵颐,然后伸个懒腰,在阳光下打个盹……这样的画面多美好。
  扬州是个绿色的城市,可以野炊的地方很多,首选自然是平坦空旷、树影婆娑之处,风景秀丽、有山有水当然是最佳的休憩、就餐场地,最好是公园里或者是湖边,草坪最佳,比如蜀冈生态公园内。
  如果你野炊的主题是烧烤,可以选择在提供相应服务的公园内,比如茱萸湾公园;如果你想自己动手的话,可以选择保障湖边的空地,经常有群友以此为乐。如果携带炊具现场料理,那么所携带的食物一定要是炊具可以烹饪的,而且制作过程也不宜太复杂,要以简单为主。当然,如果你野炊只是为了享受一下野外的美景和乐趣,不想太过麻烦的话,那也可以选择带熟食,比如三明治、寿司、沙拉、火腿、咸水鸭、茶叶蛋、卤汁豆腐干、自制泡菜等,超市有许多真空包装、开袋即食的方便食品,既便于携带又美味。
  大凡在春天出去野炊,其意倒不只在味,而在于那闲情野趣。烤肉是美味的,山花是美丽的,人是水灵的,鱼在水里漫游,心情乐开了花。这才叫真正的色香味俱全,在钢筋水泥的“格子间”里呆久了,实在应该出去好好地“野”一把。

  


  情趣横生的春俗

◎龙抬头

  正月刚过,转瞬间早春二月来临,到了“杏花春雨江南”的时节。扬州有首童谣:“二月二,家家接女儿。接得回来吹笛子,接不回来捏鼻子。”这首童谣都反映出扬州一个相习己久的风俗:二月初二这天,扬州的家家户户要把出嫁的女儿接回家。出嫁的女儿本可以随时回娘家,为什么要在这天接女归宁?说来还同这一天的另一个风俗有关。

  本世纪初,吴索园撰写的《扬州竹枝词》中有一首词云:
  二月初头祀典重,土地祠壁彩泥封。
  女儿尽作归宁计,响屣香车处处逢。
  词后附有小注云:“二月二日,土地生日。街头巷侧,凡有土祠处,其墙壁皆以彩笔绘戏文,……又称是日为龙抬头日,凡己嫁之女,母家必备酒食,迎其归来,故是日自朝至暮,车水马龙,……”从这首竹枝词可以看出二月二日有三个民俗活动:接女归宁、土地生日、龙抬头。在旧日的扬州,这一天“自朝至暮,车水马龙”,在民众生活中十分重要。

  龙是中华民族图腾类的动物,据说它也要冬眠,春天快到了,龙要在这一天苏醒,故老百姓称之为“龙抬头”。这一风俗在扬州又有地方特点,有人认为这一天是龙抬头,龙刚刚醒来,双目欲醒未睁,妇女们在这一天若动了针线,便有可能伤了龙目。怎么办呢?细心周到的扬州人便设想,干脆把女儿接回家,让女儿在家中不做“女红”。于是“二月二接女儿”与“二月二龙抬头”便联系起来了。

◎花朝节  
  在早春二月里,扬州乡村里还有一种习俗,这就是二月十二的“花朝节”。胡朴安在《中华全国风俗志》“仪征岁时记”中记载道:“十二日花朝,闺中裁红,系之卉木……”。厉惕斋在《真州竹枝词》中有“花朝裁红系木”一词,也云:
  昔日戏将罗绮集,今朝都用剪刀分。

  攀枝系入东风里,一片红云倚绿云。

  这些记载都说明扬州一带每年的二月十二为花朝节,花朝节期间,民众有为花木挂红的习俗。
  为什么会有“裁红系木”的习俗呢?据说此俗源于唐代,郑还古《博异记》记述,有一天,花仙遭到了风婆的侵袭,有个姓崔的人,按照花仙的请求,在花园里树起一杆红幡,风婆就被镇住了。后世,红布幡衍变成了红布条、红纸条,二月十二这天又衍变成了百花仙子的生日。人们每到这天,就要把红布条红纸条等系在花枝上,谓之“赏红”。据说,有了“赏红”,花儿就会开得更加鲜艳。

  直至今日,扬州附近的乡村,每到“百花生日”仍可见到家前屋后的花枝上扎系着红布条,新绿初绽之际,有点点红光掩映其间,倒也情趣横生。

  妙趣横生的春色

◎园中
  “春风十里扬州路”,杜牧一笔淡淡的挥洒,便成为了扬州一段诗意的归属!扬州的早春,是淡雅而清新的,带着江南特有的娇媚,香袖、翠楼、卷帘,容易让人想起闻名的江南女子,这里的一切都是带着春天理应有的崭新与希望。而杨汝燮的《扬州慢》,让我们知道:扬州城,不愧拥有淮南的第一春色。
  扬州的春色最早出现在园林里,不喧闹、不市井、不急促,就像一卷藏世的美图,在这里慢慢打开,或静待人们惊喜地发现。扬州的园林何其多,而各个园林的春色也不尽相同:
  比如瘦西湖内,踏访长堤春柳是最有意趣的:“长堤春柳最依依,才过虹桥便入迷。”沿湖滨漫步,看三步一桃,五步一柳。坐钓鱼台上看长堤春柳,三面环水,四面皆孔。一孔对着洁白的白塔,一孔透着五莲桥,四周水波不兴,倒影连连,长堤上柳浪闻莺,桃花盛开,所有春景尽现。长堤的尽头是徐园,园中有一馆、一榭、一亭,外有曲水,内有池塘,花木竹石,恰到好处,充分体现了江南园林的精巧雅致。
  比如个园内,春山是开篇,艳冶而如笑。从个园住宅的小夹弄,往左一转,月洞门前有一左一右两个花台。台上翠竹稀疏,竹间石笋参差,像刚破土的春笋,缕缕阳光把竹影映射在园门的白墙上,形成无数个“个”字形的图案,烘托着园门正中的“个园”匾额。这真真假假的竹景,姹紫嫣红、亭亭石笋,让人领略到一种春回大地的气象,早春,怕是原本就如此得不经意吧?
  比如何园内,且不说那些亭台、叠石、水榭,院中两棵巨大的玉兰树和绣球树枝根盘结,相依相携,早春便繁花点点,浓荫蔽日。而那花墙,廊上有顶,居高望下,很有些风清月白的诗意。花墙上开着各式各样的花窗,有圆形、方形、长菱形、六角形、梅花形、花瓶形,不一而足,纷繁多样,似乎是一排不重样的画框,画里画外或是一丛红绿相间的南天竺,或是疏影横斜的几根梅枝,或是两杆修竹,或是一角飞檐,或是一眼望去的三重小门,重门外一闪而过的,是心底里生出的一些意境,与春色有些许相似:浪漫唯美。

  再比如汪氏小苑内,疏疏朗朗的房前屋后是盆栽植物,牡丹、天竺、桂花、松、竹、梅,大都悄然默立着,为这素朴的小苑增“色”不少。宅院的东北角,是“小苑春深”,早春来时,移步换景的欣欣然里,渴望遇见一棵开花的树;而站在园外回眸,日光下隐约的葱苍竹树,便是那关不住的春色了。

◎城里
  扬州的早春是柔柔的,如雪飘舞的柳絮是柔柔的,柔橹轻篙而来、唱着维扬小调、穿着碎花蓝衣的女子是柔柔的,夕阳斜晖中的晚霞是柔柔的,就连扬州玉雕的刀工棱角也是柔柔的。
  立春过后,春天悄然来到身边,破土而出的嫩芽、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慢慢舒展的柳条、莺莺燕语的小鸟、缓缓流淌的古运河水,无一不争相演示着扬州早春的活力。而最能代表一个城市的春色的,无疑是那些花儿。扬州人自古爱栽花,汉、唐、清给扬州带来盛世,富足了,饱暖了,便思美。扬州人对美的追求是绮丽的,众里寻“她”千百度,最终寻觅到了最佳的载体——花。于是,一个始于汉唐、盛于清的群众性浩大的栽花工程便在历代扬州屡屡启动。感谢板桥老人,用他的如椽大笔为我们留下了这场栽花大潮的壮观白描:“十里栽花算种田”。绵绵十里,花如海,朵似洋,卷起千般色。
  扬州人栽花普及,如栽稻种麦,似乎成了扬州人的本色劳作,城里人把花栽进了院落,栽向了水畔,栽入了幽巷深处,栽上了通衢两旁,石板砖缝间,有泥便有花,尺隙之地,一咕嘟一咕嘟怒放出姹紫嫣红。花阴覆宅,红杏出墙便典雅出扬州小巷的些许风情;而乡间花潮之汪洋恣肆,只能以杜甫“千朵万朵压枝低”来摹状了。
  春风拂过城头,淡淡花香溢满了古城,俯瞰城中春色美景,1400多年来,历朝墨客们以骑鹤吟看的激情,握笔如花,在辞海中锤炼了“结蕊”、“联葩”、“红玉”、“金苞”联诗续赋,觞咏着广陵之春。

  临摹扬州的春天,是江南水乡的缩影,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氛围,是驭着春风放起纸鸢的闲致。行走于街巷,一股浓浓的暖意扑面而来,散布在古老巷陌的会馆、故居、老宅,在千回百转曲曲弯弯的深巷里等待着有心人去寻访。若赶上了古城迷蒙的春雨,临街就寝,雅致地听上一夜小楼春雨,可以将那茶碗里的茗香氤氲出一段泛黄的广陵旧梦。漫步古运河畔,沿着河畔慢慢享受似凉而暖的微风夹杂着运河的气味,遥想起古人送友惜别在码头、沿江顺流而下扬州,只为那烟花春色,事过境迁,而诗意仍流淌千年……


   

编辑: 徐永青   发布日期: 12-02-28 15:30
我来说两句:
昵称: 输入答案: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网站大事记 | 会员注册 | 远程办公| 晚报邮箱| 在线咨询:QQ客服1 QQ客服2

Copyright © 2011 yzw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石晓峰  网站服务热线:0514-82931322  邮箱:yzwbw@yzwb.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11046062号-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10318    扬备:C3210950001